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最后一天了

12月30日下班后搭同事的车去菜市场,营营想吃跑蛋,光吃蛋没意思,我就买了盒新鲜的虾仁。 回来的路上,又看到那买花的人,买了三只康乃馨,一枝粉红的两枝火红的。 三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我穿着羽绒服,拎着一盒羊肉一盒虾仁一支大葱三枝康乃馨,戴着毛茸茸的耳包和毛茸茸的手套,背着花花绿绿的小包包。 上海车多人多,下班的路上车比人多,因为人都挤在车里。 于是当交通灯变绿时,只有我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 马路空空的,但心里满满的。 回家后把之前的红酒瓶子刷了刷,添水,把花插进去,我就知道当初留这个瓶子是正确的。 高高的黑瓶子,三枝长长的康乃馨,很简单的美。 放在那前面,妈妈,新年快... [更多...]

最后一天了

12月30日下班后搭同事的车去菜市场,营营想吃跑蛋,光吃蛋没意思,我就买了盒新鲜的虾仁。 回来的路上,又看到那买花的人,买了三只康乃馨,一枝粉红的两枝火红的。 三只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 我穿着羽绒服,拎着一盒羊肉一盒虾仁一支大葱三枝康乃馨,戴着毛茸茸的耳包和毛茸茸的手套,背着花花绿绿的小包包。 上海车多人多,下班的路上车比人多,因为人都挤在车里。 于是当交通灯变绿时,只有我一个人走在人行道上。 马路空空的,但心里满满的。 回家后把之前的红酒瓶子刷了刷,添水,把花插进去,我就知道当初留这个瓶子是正确的。 高高的黑瓶子,三枝长长的康乃馨,很简单的美。 放在那前面,妈妈,新年快...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