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以人为镜

开通了新浪微博,之所以开通是因为之前公司活动的时候有个客户留联系方式,竟然留的是微博。 其实跳跃性思维的我经常时不时的就有鬼点子或者鬼话钻进我的小脑袋瓜里,微博本是很好的记录的地点。 可是,开通了之后,我发现我脑子空白了,想不出什么要放上去的话。 最近公司人事有点小小动荡,朱朱给我电话谈起产后回来上班的事情,而另一个部门的小王已经提出辞职了。 今天早上我打开邮箱,点了收件,便有五封邮件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冲了进来。 我定睛看了看,就觉得这五封邮件就像五个小雷公在我头顶那片晴朗无云的小天空里噼噼啪啪的敲打着。 无语了。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知道我的度在哪里,所以我不... [更多...]

时间是把杀猪刀

Hoho,羌羌,营营还有我,四个人凑在一起的时候,谈的最多的不是程序就是大学时光。

林妹妹头几次陪Hoho和我们出来凑的时候,她基本上融入不进去,因为她不知道我们在回忆什么那么开心。

今天Hoho来电话,我问起他的去留。

他说,就要离开这片沃土了,在你们俩离开前。

我说,是啊,离开这龌龊的土地,你比我们先离开了。

以后出来玩,我会叫着林妹妹一起出来的,等你生日的时候,让她替你请我们吃饭。



其实大家的生活每天都在发生变化,不是不八卦,只是以前的日子总是云淡风轻,那么惬意。

八卦可以随时找人八,而回忆是需要共鸣的。



少了一个人,凑的机会就更少了,回忆的机会也就更少,残存的回忆也就更少。。。



若是翻开小学的毕业相片,你还记得那个人是谁吗?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