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我到底是有多大条?

好吧,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很懒,而且神经真的真的真的很大条。 谢谢营营同学,谢谢你这五年来的陪伴。 然后再不得不承认:你是除了我已故老妈以外,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了。 从上上周六选好房子后,我周日上班,营营搬家,早上从莲溪路上班,晚上就打车到了周浦的新家。 然后后面的一周上班,加班,然后周四晚上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地铁到达了安亭,为期三天的培训。 培训太费脑子,不过让我在这行找到了优越感,但是不得不承认费脑子很容易疲劳。 接着回家又上班,昨天学车,今天继续上班。 明天开始再上一周,给自己放个假。。。。 说昨天又是起了个大早,五六点钟就被师傅接过去学开车。 ... [更多...]

又又又搬家了

真特么烦躁,又搬家了 辛苦二郎同学了,我周日上班,台风天,你一个人搬家。 破房子,破房东,真特么抠门,算计个鸟丫。 破家具还当个宝贝似的,赶明就给你扔了。 你和我算计,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房间格局和连安东路租房子的时候太像了,想起那个时候活的憋屈,我不开心。 今早第一天从新家上班,做错了公交车,站在大太阳底下三十分钟也拦不到车。 最近真的各种事情赶在一起,我真的要崩溃了,神经病一样站在马路边上一边拦车一边哭。 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真特么烦躁。 生活太不给力了! 有想把得罪自己的人都卸掉的想法。 这个估计和马加爵当年一样感觉。 可怕吧! 唉,今年也...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