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宽容

我意识到,我很可能一直错怪了一个人,也许用“错怪”不够恰当,应该说,我可能,知道了原因。 我一直认为我的压力开始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我认为同事可以成为朋友,所以当同事舍我而去的时候,我感受到了背叛。 我看到她当了妈妈,她的宝宝集合了她和她爱人的一切优良因素,不折不扣是个天使一样的可爱漂亮的小精灵。 像电视剧的烂梗一样,我推算时间,也许那个时候,她发现她怀孕了,一个姑娘,未婚先孕,年纪轻轻,于是匆匆辞职,回家结婚,准备迎接新的生命。 但那个时候,在我职场上最艰难的时候,她什么都不愿意说,我开始怀疑,她有没有把我当做朋友? 即便不用为我当时尴尬的职位立场着...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