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未尝不难过

母亲节那天,营营在老家,我和雷雷看电影到凌晨,睡醒了回公司加班。 下了班,一个人跑去超市购物。 戴着耳机,听着没落的听不懂的歌,在人少的角落,我伏在购物车上发呆。 今天是你离开的第四个年头了。 和你说说我今天都做了什么吧。 早上起床洗漱好,步行到Syncar,因为人事的老师通知我有个女孩子要来面试。 不过后来被放了鸽子。 于是拗售后的兄台派车把我送回BZ。 一定要早点赶回来,因为今天VW的领导来检查,我又要陪同送行。 等到了中午饭点都快过了,领导们的会议没有结束。 刚要去吃饭,刚好碰到他们散会,直接跟着大部队走出去。 送老德去来福士吃饭,又是辉腾,坐腻了,真的,可不可以换辆车? 领导告诉我老德叫Pete,我还想怎么是这么个“张三”一样大众化的名字? 互换了名片才知道,人家叫Pichler。 老德吃好饭要我们送他回家,这一路上交谈才发现,人家不仅英语流利,中文也不错,来上海的年头比我久,对上海的了解比上海人都多。 老德在青浦附近的别墅区有房子,那片几乎是德胞聚集地。 住在那种地方,没有个代步工具,还真没法行动,实在是太大了。 我和师傅转了好几个圈才转出去。 有钱真好。 送老德去机场的路上我实在太困了,打起了瞌睡。 送走了他,头痛欲裂。 回家了,今天一定要回家。 因为晚上有重要的事情做。 换了宽松的衣服,摘了隐形眼镜,洗好脸。 一会喝点热水。 煮上饭。 等着营营下班回来。 本来端午节想回家看看爸爸的,可是最近我和营营都好忙,没时间张罗买票的事情。 等我们终于放弃了些事情着手买票,票也已经售罄了。 事情多,纠结在一起,昨天在办公室急的掉了眼泪,有点丢人。 你走了四年,未尝不伤心难过,但是,总觉得你还在我身边。 呵呵。 你知道么,本拉登死了。 这世上,总有些人,你说他没了,但你未亲眼见过,便不会相信。 我喜欢的人,没了,却神化了。 约翰列侬,迈克尔杰克逊,张国荣,希斯莱杰,还有拉登哥。 即便是我亲眼所见,即使强迫自己相信,却被强大的内心所屏蔽,仍旧无法接受。 既然如此,便不再勉强自己,不再去回忆,不再去流泪,只当你是远行。 我记得,我伤心难过时,你红着的心疼的眼,还有你温暖的怀抱。 未尝不难过,只是不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