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我到底是有多大条?

好吧,事到如今,我不得不承认,我真的很懒,而且神经真的真的真的很大条。 谢谢营营同学,谢谢你这五年来的陪伴。 然后再不得不承认:你是除了我已故老妈以外,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了。 从上上周六选好房子后,我周日上班,营营搬家,早上从莲溪路上班,晚上就打车到了周浦的新家。 然后后面的一周上班,加班,然后周四晚上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地铁到达了安亭,为期三天的培训。 培训太费脑子,不过让我在这行找到了优越感,但是不得不承认费脑子很容易疲劳。 接着回家又上班,昨天学车,今天继续上班。 明天开始再上一周,给自己放个假。。。。 说昨天又是起了个大早,五六点钟就被师傅接过去学开车。 不过昨天的学车经过对我来说是极其轻松的,吃吃喝喝看看小说,偶尔倒两下也顺利进库。 人啊,一旦没了压力,表现自然就好。 昨天是我们俩在一起五年的纪念日,他之前说要送我一份礼物,可以用一辈子的。 他一直要给我买新款手机,我一直执拗着等自己升职加薪了自己买。 现在职是升了,可惜薪加的太可怜了,不过毕竟名义上还是到了自己的要求。 买手机的过程很迅速。 买好之后,我们手牵手的走在马路上,我问道 你不是说要送我可以用一辈子的礼物吗?这个手机虽然好,但是也用不了一辈子呀? 他笑着问我:你《1988》捡起来了吗? 我哈哈哈的开始狂笑不止。。。。 时间回到三四天前 我的新家楼层较高,两个阳台门都打开的话,那风大的来~要穿外套才能不冷 可想而知,每天回家,客厅都是一片狼藉,东西被风吹得东倒西歪 偶尔会有几本书从书架上掉下来也属于正常 最近上班太累了,以至于到现在我还不知道菜市场在哪里,因为回家我就摊在床上了。。。 三四天前,他开始问我,那本《1988》倒了,你捡起来了吗? 他开始每天早晚不停的问我,我撒娇耍赖的不肯捡 后面几日我们从外面买来吃的,我赖在卧室吃饭,他也同意了,现在想想那是因为餐桌离书架很近的缘故吧? 当他在马路上意味深长的笑着问我: 你《1988》捡起来了吗? 我意识到,礼物原来一直就在那附近。。。 我问他,万一我心血来潮打扫房间了怎么办? 他说:你不会的。你心情好,可能不会,心情不好就一定不会,除非你非常非常生气,比如你上次非常非常生气,一个人洗衣服不要我帮忙。。。 我。。。晕。。。 晚上吃了红火火的干锅,真好吃~ 跑回家,虽然很累,但是打开门冲到书架旁边,就看到那么大一个锦盒就放在书架上,我勒个去,我什么眼神啊我。。。 好吧,我神经大条又好吃懒做。 承认啦 预告:哀家生日就要到了,在那天我和陛下预谋一件大事,你们猜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