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抱歉,晚了

[更多...]

终生

生日之前就是五周年的纪念日,那天他给我买了他念叨已久的手机,不过目前手机被他掠走,说是帮我用一个月。 也不知是不是匆匆决定的,在生日那天办件终生大事吧。 于是买了车票,赶到火车站。 那天很早就被公婆“赶”出了门,没睡醒,但也还不犯困。 车上本来想给脸抹点保养品的,结果路况太差,小车颠的你五脏六腑都错乱,快颠成生活不能自理了。 那天身体超级不舒服,忍着。 领证的时候没有过多的激动,可能觉得理所应当的走到了这一步,而最最想分享这份喜悦的人却又不在了。 不过一开始念誓词,就开始抑制不住的想哭,他紧紧地在底下抓着我的手。 好不容易念了一半,情绪终于稳定了,忽然看见那纸头上竟然有个错别字。。。扑哧下就乐了出来。。。 手拉着手跑出颁证大厅,站在民政局门口大叫着,我结婚啦!!! 那一刻是幸福的。 身体不适又累又困,很无耻的跑到KFC打了个盹。 然后爬起来去当地蛮好的家KTV唱歌,又很无耻的用Kiwi当年帮我俩办的假学生证办了个学生会员卡。。。 那天连尹相杰之流的“情歌”都唱了,嗓子都哑了。 那天是我生日。 晚饭的时候接到表哥从英国来的电话。 他说收到了我的电子邮件,姨妈知道我要领证的消息后百感交集。 当他说出“百感交集”四个字的时候,我可以想象到姨妈是怎样的神情。 那是怎样的一种心疼。 就如我见不到她是怎样的一种伤怀。 ************ 回上海后,很想拍婚纱照。 不是那种白纱,而是韩服的。 我和他在一起,我知他是汉族,而母亲去世后,我就知道我不可能有一个韩式婚礼了。 家境的原因,很尴尬的工作环境,可能没办法在上海办婚礼。 我的老家已经没人了,姨妈如果在,也许还有希望。姨妈如今在国外,也就没什么办法了。 他家因为某些原因,可能要拖到很晚才能办婚礼。 我领证的消息不胫而走,纷纷吵闹着要喜糖。 好尴尬啊。 很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也许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因为一些人的离开,人生就注定变得很伤感。 有些时候,我好想干脆裸婚算了,真的,全裸,可以理直气壮的,便没那么多烦躁的事情了。 会有幸福,也会有委屈 毕竟她不在了。 而他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