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天堂里没有肿瘤没有白血病

周五的晚上,微博看到熊顿去世了。称她为漫画家不如称她为肿瘤患者。 十一那段时间,同事推荐了她画的《滚蛋吧,肿瘤君》,一边流着泪一边笑着看完。 她真的是个乐观的姑娘。 然而,还是敌不过该死的肿瘤君。 昨天在家搞了个“单身饺子party”,雪峰一直吵着要吃我做的菜,就请他到家来。 大志和我从下午三点半就出去买菜回家开始忙活。 老公去吃金钱豹还带了个同事回来,带了大闸蟹。 公司的小妹妹最近在学做饭,刚好住在对面小区,就请她过来摊鸡蛋饼。 以后不请雪峰吃菜了,都没怎么动筷,太不给面子,太伤心了。 昨天大家聊天看娱乐节目,电视上佳片有约的是狮子王,看到很晚,睡觉了。 早上迷迷糊糊的听到大志出门买菜,等我去洗漱的时候,她已经在厨房开始做菜了。 她说,刚刚大邱打电话给她说,寇洋走了,白血病。 我网上看了看,说是从确诊到离开就两个星期。 我看着人人网上她的照片和文字,花一样的女孩,年中的时候还去黄龙玩。 我没办法接受。 人,因为和你有距离,所以即便她离开了,你都觉得一点都不真实。 但当你所有认识的人都在默哀的时候,你发现,你真的失去她了。 那个头像不会再亮起,那个页面不会再有更新。 那个人,就那么走了。 我也有过肿瘤,在肿瘤医院来来回回跑着化验一直到手术,以及术后丑陋的伤疤。 我理解那种恐惧。 她们都走了。 天堂里没有肿瘤也没有白血病。 愿熊顿和师姐在天堂里幸福。 请还活着的人继续幸福,连带着她们的那一份,一起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