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今天是否会是人生的又一转折点呢?

我昨天晚上做了锅包肉,我老家黑龙江的做法,用醋的,不用番茄酱。 小时候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她的名字很大众化,我就爆出来了,张瑞。 她的妈妈和我的妈妈是同事,那时候单位分住房,我家和她家在一个小区,就隔了几个单元。 初中起我们在一所学校不同班。 表哥沈阳婚礼的时候,爸妈都去沈阳喝喜酒,我还要上学,我就被寄托在她家。 我爸和他爸经常在外面工作,我妈单位年夜加班,我就和她在家看看动画片,叫叫外卖,等妈妈们回家。 她很喜欢喝醋,吃饺子不沾酱油只蘸醋,我在她的熏陶下,开始喜欢喝醋。 她个子比我高,有时候我穿她的旧衣服,╮(╯_╰)╭没所谓,小孩子嘛,大龄的闺蜜也可以换着穿衣服,很可惜她不能穿我的。 我从小挑食,但是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吃饭,抢着吃比较香,我妈比较喜欢我去她家吃饭。 讲几个关于吃的小段子: 1. 有次家里没人,我俩饿了,就煮面,光煮面没意思,就切火腿肠放进去一起煮。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煮面,当然多数是她煮,我负责旁边看着和吃。 那叫一个香喷喷。 2. 我在她家住的时候,刚好在放古天乐版的《神雕侠侣》,我俩那屋的电视机收不到这个节目。 我们就不睡觉吵着肚子饿,她妈爬起来给我们煮面。 我们跑去她爸妈房间一边慢悠悠的吃面,一边看电视。 结果她爸妈在精彩部分忽然换台,而且是换到了中央六,正在演《苦菜花》。 苦啊,这叫一个苦啊。 3.她妈经常学习饭店的菜式做给她吃,这样花样百出,所以不会挑食,所以她长得比较高吧? 而我家一直在吃所谓的“韩国料理”,所以我才长不高。 她妈会给她做锅包肉,她和我一边吃一边说,我妈做的太酥了,不过是饭店的那个味~~~ 考上大学那年,我爸妈送我去学校报道,军训的时候就去北京了。 后来我妈做好手术回沈阳住了几日就回老家了。 我妈再次来沈阳是我大一快结束的时候,我发现了我有纤维瘤的事情。 那时候自己真是不懂事啊,自己没搞清楚就给家里打电话,把爹妈吓个半死,没多久就来沈阳了。 自那之后,我有个头痛脑热的都不会告诉家里的,挺挺就过来了。 去年做的纤维瘤切除手术,也是手术复原后才告诉老爹的。 再说那次爸妈来沈阳,医院检查不是很严重,因为我健美操课需要运动服,爸妈带我去中街买了一套运动服。 那套运动服我到现在还偶尔穿穿,舍不得丢掉。 爸妈知道我喜欢吃锅包肉,就带我去基础学院对面的小餐馆。 不过黑龙江的锅包肉用醋调味道,而辽宁的锅包肉用番茄酱做酸甜,且邦邦硬。 再后来,就是我爸自己来沈阳了,那时候已经办好了妈妈的后事。 08年毕业前,我回到海伦,处理骨灰的事情,我带二郎在我那个小区的附近餐馆吃饭。 菜码很大,锅包肉,酸甜的。 我昨天在微博上看到网友发的黑龙江的冰灯。 那一刻,忽然很想哭。 我已经五个冬天没有见到黑龙江的雪和冰灯了。 昨晚,我做了锅包肉。 今天,我做了个决定,做这个决定,我用了一个季度的时间。 在这个决定之后,也许我又要休息很长的时间。 我想利用这个时间,出去走一走,也许我会回东北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