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二货三对半的云南奇葩之旅--玉龙雪山

接上篇
前一夜回到忆栈,各自洗漱做面膜,丽江的日落晚,太阳毒。这只是小小的体验。
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在院子集合。我和二郎同学又去光顾鸡蛋饼阿姨。
我真是走哪哪生意好的命啊,呼呼啦啦一大票人也来买饼。阿姨忙着给人装饼都忘记收钱了,让大家自己在零钱堆里找零。所以二郎同学对这阿姨感觉特别亲切。
回到忆栈分发早餐,小辛说QQ好像有了高原反应,今天不能和我们一起去玉龙雪山了。
Terry和TT去给她买了瓶氧气,挺大一罐才30块钱。
小辛说给QQ吸了氧,好点了。但是只能躺着,一坐起来就难受。
看来真的是高反了。

我们讶异于QQ同学的高反临近点就在于坐着和躺下之间,看样子不应该让她睡二楼的。也许昨晚她在一楼睡就不会高原反应了。*^◎^*

包车的师傅接着我们去雪山,路上和我们说了玉龙雪山上高原反应的故事,把我们吓了一下。小辛没带厚重的衣服,想去租防寒服。
师傅给我们带去了一家,但是价格巨昂贵,我们怀疑是托,就没买,后来实时证明也不需要。

到了雪山入口,买了票,需要出示古城维护费的收据、身份证。
送到玉龙雪山停车场后,我们六人去买大索道票,真贵。
那时候也就八点多,但是已经灰常灰常多的人了。索道票还要去前台再排大巴车次。
小辛很纠结要不要租防寒服,不知道上面是不是很冷。一个路过的哥们说:上面热死了。

流程即为:买古城维护费—〉买景区门票—〉买索道票—〉用索道票去排大巴车次—〉晒太阳等大巴叫号—〉坐大巴到索道排队处—〉排队上索道—〉下索道爬栈道赏玉龙雪山
其中排队等待的时间就不说了,各自请配好食物、防晒、娱乐设备及自我娱乐。











二货在自拍


在外面晒了将近两个小时,我们合影的时候没有忘记高反女王QQ,特意给她留了个PS的位置。
抱歉我电脑PS过期了,没有办法好好抠图。。。。






我们坐了大巴到了索道排队处,又是漫长的排队等待。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很毒了,高温暴晒是可以刺激高原反应的。已经有人在边排队边吸氧了。

冰川公园大索道:
玉龙雪山的索道垂直高度一千多米,从海拔三千多米快速上升到了四千多米。很多人会由于上升速度过快,无法适应海报高度的巨大变化,在下索道后出现高原反应。
最先出现高原反应的不是我们。。。而是它


索道上升角度很陡,上下山的索道相会速度很快,再加上中途加速的一甩,索道箱内没有任何扶手,大家其实都很紧张,忽然听到“砰”的一声,大家快吓死了。。。。
然后小辛打开背包,发现是一包膨化食品爆袋了。
自此,小辛就像打了鸡血一样,特别兴奋的不准大家拆袋吃膨化食品。一定要它“自爆”。不知道这是不是高原反应的一种?






二货又在自拍


下了索道已经是海拔四千多米了,很多穿着各种颜色防寒服的人在咔嚓咔嚓的拍照,也有很多人在拿着氧气瓶嘶嘶嘶嘶的吸氧,还有人在蹦跳在尖叫,真是身体好的。。。。


我们看了下彼此都没有什么反应,就决定挑战下玉龙雪山目前可以攀登的末端海报:4680米。殊不知这几百米,我们爬了将近三个小时。
最先出现高原反应的自然是队伍中最瘦弱,体重没过80斤的我了。
爬着爬着就觉得心跳的很快,胸闷,头脑不是特别清楚了,头痛!




赶紧去买了瓶氧气,比早上给QQ买的那瓶小很多,而且要68元。售货员说我嘴唇都发紫了,不过二郎同学说没有。而且他一直认为我是自己在吓唬自己。但我自己知道,确实和在平原地区的感觉差很多,而且事后证明不仅仅是我,大家都有了高原反应,而且,我也并非最严重的那一个。
吸了氧之后,明显意识清楚了。














接下来,有高反的就是TT了,她的高反比较特别,就是各种饿。。。
然后大家就在栈道上贴边坐了一排,翻出垃圾袋,拿出各种吃的开吃。
你能想象么,一如花似玉的姑凉,在玉龙雪山上啃芒果。。。


士力架,嘿,横扫饥饿!
补充好体力,继续爬,越往上,越觉得难受。
雪山,真是鉴定真爱的地方啊。不过貌似他俩这是高反了吧?




小辛的红披肩。






王老师高反的不想爬了,但是眼看着那栈道的尽头不远了,大家谁也不想有遗憾,那就继续整顿休息吧。




休息的时候,我发了条带有签到地点的微博,于是大家有次序的转发


我们当时都只顾着高原反应,忘记了云南恶毒的紫外线。TT戴了二毛的帽子,小辛后来晒得受不了就用披肩包住头,这很明智。
她包好头说,你们看我像不像“秋香”?大家都说,嗯,挺像的!
后来过了好久好久,有人问。小辛,你是不是想说“秋菊”来着?
大家狂笑不止,果然是高原反应,大家的反射弧都拐了弯,变了样了。


离天那么近,感觉触手可及。云层遮住太阳则冷风阵阵,云层消散则晒的难以忍受。
云卷云舒云去散






中间休息的时候(对,又休息了),两个姑凉找我们帮忙拍照,我们就让二毛去拍。
二毛拍着拍着不知道怎么摆弄起人家手机来了。
两美女很诧异的问“他在干嘛?”
二毛说“在拨电话号呀”
其实,是二毛不会用人家姑娘的手机相机功能。
后来我们说,二毛你太怂了,怎么不给人家姑娘联系方式呢?
我们打赌说,只要我们能够把二毛的名片递送出去,二毛就请我们回上海吃苏浙汇。
我一马当先啊,什么高反?没有了!氧气瓶?不要了!我拿着名片噌噌噌的往上爬,追到那俩姑娘气喘吁吁的把名片塞给她们。
然后我发现离目的地近了许多啊!我吸了几口氧,埋怨起二毛来,你早搞出点这样的事情来,我是不是早就爬上来了?!


后面又坚持了一段时间,我们终于爬到了栈道的重点平台。视野确实不同凡响。
二郎一屁股坐在地上,二毛顺势倒在他怀里,你妹!当我是空气啊!




你们搞基去吧,我有小辛!


小辛:咦?二郎同学来了!










这块碑前面那排队拍照的哦,我们能拍一张大合影已经很开心了。
可惜就是字被这二货挡住了,你高反了吧?!


下山仍然一字排开








下山的索道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那么刺激,但是我竟然“晕车”,下了索道就狂吐不止,不过吐完之后又神清气爽了。

出了雪山,找到了我们包的车,然后出发去茶马古道。
未完,待续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