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二货三对半的云南奇葩之旅--纳帕海-尾声

接上篇

早上太阳升起前,我就爬起来洗漱收拾东西,本想看看日出的景色。
结果二郎同学晃了一下他的铃铛,清脆的铃铛让人忽觉灵台空明,我很诧异的回头,拉开窗帘,原来是日出了,阳光一下子就照了进来。




出去吸了吸新鲜空气,看到沫沫已经起来了,她今天要去普达措,我们因为中午就要checkout所以决定去骑行纳帕海。
其他同伴陆陆续续起床,结果就一直晃到了快八点半,我们还在旅舍里吃早饭。沫沫很惊讶的问:“你们不是说要早起去骑车的吗?”
我说:“你昨天和我们混了一晚上,还不知道我们是一群无节操无下限的人么?!他们只是说说而已。没必要当真。”
旅舍的自行车,清一色的凤凰~二郎一马当先的抢了一辆最古老的带大梁、后座带脚撑子的自行车。
因为我不会骑自行车,哈哈哈,尽管嘲笑我吧!






我实在不明白我当时为什么就扭起来了,一定是二郎拍的不好。


虽然不能像呼伦贝尔一样风吹草低见牛羊,但是牦牛啊、黑猪啊、小马驹啊还是很美的。










骑行是个力气活,Terry和TT由于身体原因最终没有继续下去。
我虽然不用骑,但是也能体会到那辛苦,因为上坡很多,路途很远。见到上坡不要气馁,因为有多少个上坡,就有多少个下坡!
路上遇到很多骑行的,他们对具体没有确切的概念。途中遇到藏民指路,都说很近很近,两公里两公里。












路上有很多白塔、玛尼堆、还��五彩经幡






太阳越来越高,小辛又把自己武装起来了,结果又把自己说成了“秋香”,这次我们的高原反应退了,异口同声的说“是秋菊!”




两公里,还有两公里!




















两公里,还有两公里,就这样我们骑了N个两公里,中间路过N个村庄。
曾经因为觉得赶不回去checkout而想放弃,因为太热很累怕不上坡想放弃,甚至遇到了骑行返回的人,她们也是时间来不及了,没看到海很遗憾。
最终村民们的鼓励,让我们一定要去看一眼那海。
终于骑了十五公里、将近两个多小时,见到了纳帕海。






二郎去来时路过的一家旅舍找了一辆小卡车,因为我们时间来不及了,希望可以请他们连人带车拉回东山顶上。敲定价格和时间之后,我们撒欢的在海边狂欢。
那海一点波澜都没有,往来也没有人烟,美,真的不负我们两个多小时挥汗如雨啊!














自己合了张背影


后来遇到了最开始出发时候遇到的骑行的一队人,他们帮我们合了影,然后我们需要赶回东山顶上。


那家旅舍叫香巴拉庄园,就在纳帕海边上,老板听说和携程以前的老板是朋友,在丽江、大理都有客栈。香格里拉总归是要再来一次的,下次要争取住这家。






从小到大,宝马奔驰坐过,拖拉机卡车没坐过的呀!
我们三个女生兴奋死啦!








二郎和二毛在后面扶着车子,我们仨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无边,师傅被我们尖叫的也极其亢奋,一脚油门下去,QQ的帽子就飞了。
捡回帽子,我们继续high,QQ戴着二毛的帽子,车开得快,风很大,眼睛都睁不开了。
我们戏称这张为猴哥


中途还遇到了牦牛群拦路,本来还想和牛魔王套套近乎,结果我和小辛身穿红色,吓得又蹲下身去。
中途我们仨兴奋啊,唱歌啊,唱的什么现在已经想不起来了,然后看到路过骑行的人,还一直嗷嗷喊的给人家鼓励“加油啊!不要放弃啊!那片海特别美啊!“估计人家肯定觉得这仨姑娘疯了。
最终到达东山顶上,我们都舍不得下车啊,我们仨远远就看见Terry和TT了。我们站在车上扯着脖子喊:"Terry,TT!快出来啊!"
兴奋劲过去后,赶紧checkout,不然要加钱的哦~
然后吃旅舍的午饭,太家常了,就不多表了。。。15元/人。
迪庆-香格里拉目前已经有飞机场了,看见飞机飞过,让我又想起了《消失的地平线》


小狗狗可能知道我们要走了,寂寞的赖在了地上。


旅舍的车把我们送到独克宗古城,我给自己买了只999雪花银的镯子,雕刻的是六字真言,这个在内地是看不到的,重点是真的很精美,而且因为我的手腕细,师傅给剪短、在镯子内环刻了我的名字“澍“然后重新抛光、称重。
因为太热了、太阳太毒,我们找了家咖啡馆休息,喝了酥油茶。
再看一眼“银同”


然后出发到汽车站,离开了美丽的香格里拉。


尾声:

香格里拉-丽江的大巴师傅飙车技术一流,狭窄的山路超了无数车,很多车抛锚在路上,我们的车不仅没有迟到,反而是安然无事的提早到了丽江,使我们没有错过回昆明的火车。
火车站安检,QQ被拦下来,因为那瓶30块的氧气不能携带,她就带着TT在安检处你一口我一口的吸了几口然后扔掉了。
我们肚子饿,还是希望可以买点吃的度过一晚,当时回昆明的时候,大家身上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现金了,就我买镯子的时候,店铺不愿意划卡,我们东拼西凑才凑满了钱。
大家什么登山包、背包、腰包、钱包都扔给了二毛,然后跑出去买吃的,回来给二毛带了个玉米棒。
二毛很乖的坐在一堆包中间,我在他牛仔帽里扔了一块钱,他就这样静静的,静静的玩着IPAD,保卫萝卜,萝卜,萝卜,卜。。。


那一晚火车上,我们玩谁是卧底玩到了卧铺熄灯、凌晨两点。
王老师作为主持人,那字写的真是奇葩中的战斗机啊!他能把葫芦娃和魂斗罗作为一组题出给大家。。。
第二天火车到了昆明,我们打车去酒店,本还想着回了昆明,应该再逛逛花市、转转金马碧鸡坊什么的。
可也不知道是谁定的酒店,订到了昆明三环以外。大家全部厥倒,去外面吃饭,也吃不香,可能是太热了吧,这个芒果汁也还就凑活吧,喝个新鲜。


酒店外面是传说中“东南亚最大的批发市场”,我们想能扫点货也不错,于是就兴冲冲的奔了过去。
就好像是扩大了N倍的七浦路、N百倍的五爱市场一样,不过真心没有什么想买的,云南特产没有,东南亚我唯一看到的就是越南的斗笠。。。
看到我们花了25元在茶马古道买的牛仔帽,人家批发价才五块钱一顶。
从不知道几区走到17区去看玉石,我收了一条砗磲的佛珠,二毛来找我们汇合,走一路买一路,过来身上也没钱了。
我、二郎、QQ、二毛和小辛需要再从17区走到1区去买云南特产,长路漫漫,先填饱肚子。



买好鲜花饼我们都快中暑了,打车回了酒店,开始补觉。
晚上睡饱了,看完快乐大本营,我们又堆到王老师房间里,再玩“谁是卧底”,真心是美好的回忆啊。
王老师完善了游戏规则,罚的钱用来买外卖烧烤,吃完烧烤越战越勇,大家一直战到凌晨三点,各回房间睡觉。
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先去给王老师交罚款,然后大家去觅食,checkout,去机场。
找了家机场里“赖着不走”的咖啡厅,大家看小说的看小说,玩游戏的玩游戏,睡觉的睡觉,小辛看着膨化食品都瘪了回去很是失落。
一直挨到登机,回家。
离开上海的时候,上海还阴雨绵绵。在云南的一个礼拜,鼻子干的快喷血了。
降落上海,走出飞机,鼻子一下子温润了,上海的桑拿天已经不知何时到来了。
打车各回各家,凌晨两点到家,好好睡觉,第二天准时上班。
然后最开始没戴帽子没系围巾的几位,都开始接二连三的蜕皮,最为恐怖的是,头皮掉了一层,真的是一层头皮。。。
希望王老师等技术人员可以实现旅途中大家提出的两个想法: 1. 设计“谁是卧底”手机APP,这样大家就不用再忍受王老师的错别字了。
2. 设计“AA制”记账工具,这样谁垫钱、谁欠钱、谁是债主就一目了然了。
至此,结束七彩云南的奇葩之旅。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