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二货三对半的云南奇葩之旅--茶马古道

接上篇

出了雪山,找到了我们包的车,然后出发去茶马古道。Terry有些晕车,给他晕车药之后就好了很多。
茶马古道我就不科普了,反正在云南,你见到的茶马古道牌子肯定不止一个。
我没有骑过马,所以对骑马很是憧憬。

师傅带我们到七号马场,商量好线路买好票,我、Terry和TT也都买了顶帽子。
帽子卖的很贵,最后三个人买,砍价到25元一顶,比二毛在丽江城里买的还贵五元,店家不肯再便宜了,为了避免晒伤,只能买了。
即便如此,我们还是都无一幸免的被晒伤了
骑马


骑马


还是骑马


有些人骑马戴帽子是这样的,就像铁达尼里的Rose一样高贵。


可是有些人骑马戴墨镜戴帽子就是这样子的。怎么都像射雕英雄传里的宋兵甲。


唉,我们甜蜜合影的时候,宋兵乙又出现了


这时候的二毛,还在自拍。




我们的马队,小辛披着红披肩骑在马上,就像出嫁的新娘,很多相遇的马队都给她拍照来着~~~


我和我的小马驹。



我们买的票是包含骑马、划船、饮茶和穿民族服装的。但是事实证明这让我们对茶马古道行的满意度很低。
我们归还马后,要等电瓶车接我们去划船。等待过程中,我们被拉进去喝茶,其实就是卖茶啦。
茶道姑娘问我们喝过丽江的茶叶没有,小辛说在木府喝了也买了。
姑娘说,你们去拉市海的电瓶车应该已经到了。
我们就被“请”了出去。
我们在大太阳底下站了很久,有种被扔在荒郊野地的上当感觉。
那时候我们就发现大家都被晒成了红色。我的冲锋衣盖住了手腕及手背的一部分,暴露在外的手背及手指被晒成了红色。。。。
等了漫长的十几分钟,电瓶车终于来了,我们去拉市海,准备划猪槽船、吃纳西人家的烤鱼。
结果到了拉市海,真的让人挺失望的,就像是人工围起来的水塘一样,船也是铁皮船。




师傅人倒还算实在。
二郎:“能让我们自己划吗?”
师傅:“不能”
师傅带我们到海中央,一个破船里有个乡民在贩卖烤鱼,卖的挺贵,大家都没什么兴趣了。
乡民:“给你们便宜些,要吗?”
十五:“不能”
然后师傅默默的把船划走了。。。
本想来都来了,希望可以在拉市海多玩点时间,结果师傅说今天是端午节,他还要步行回山里的家过节,我们也表示理解。
师傅还帮我们在船上合影。


上了岸,师傅见电瓶车还没来,师傅又帮我们合影。



后来也有一艘船靠岸了。
我们一起等电瓶车。
一辆电瓶车过来了,要我们十几个人挤一挤。问题是电瓶车的座位是单个翘边的那种一人一座的座位,不是大长条的,没法挤。
我们的人先上了车,后面那伙朋友也没办法上来。
电瓶车小哥扔了一句:“你们爱来不来!反正这是最后一班车!”然后就带着我们扬长而去。
我们很是后怕啊,瞬间觉得满意度又下降了。
回到马场入口,我们想起还有民族服装没有穿,就去询问,人家给的回复是:已经下班了。
问题是,我们买票的时候说是可以一直玩到9点的,那时候才7点多。。。至此,我们的满意度降到了最低。
上车回大研古城。

路上我头痛欲裂,二郎也出现了晕车的反应。二毛的热水壶及高温把巧克力融化了,粘的到处都是。。。
二郎吃了晕车药本来好些,结果看了一眼二毛沾满巧克力的手机,差点没吐在车上。

回到忆栈,小胖纸热情的在门口迎接了我们。
我们各回房间休整。QQ同学躺了一天已经恢复了活力,还把红景天分享给我们。
二郎同学完全倒下了,我也觉得很疲惫,我们俩睡到夜里快十二点。二郎同学去二毛那拿了感冒药,我敷了面膜,但皮肤还是滚烫的。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醒过来之后,胸腔很疼,蜷缩着还好,一伸展就难以名状的痛苦。

后来QQ说起她的高原反应症状时,正与我吻合。我相信QQ不是因为被Terry这帮路痴前一晚溜得太累,而是真的高反了。
真难以想象,她高反的临界点这么低,早知道就让她睡一楼了。

我们在庭院里写了明信片,QQ自告奋勇要寄出去,最终,当然还是失败了。
以至于我们寄出去的丽江风光明信片,盖的都是香格里拉的邮戳。

打车到了汽车站,结果去香格里拉的汽车票卖光了。我们打听到还有另一个客运站,直接请工作人员在线买票,打车又奔向另一个客运站。
自此,结束丽江之旅,开始向消失的地平线—香格里拉出发。
未完,待续  

评论 (1) -

  • yue

    2013/6/23 22:31:52 | 回复

    看骑马的照片,想起一个名字,马贼(insidious-smile)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