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泣春风

A Secret Makes A Woman Woman

二货三对半的云南奇葩之旅--香格里拉-松赞林寺

接上篇

告别了小胖纸,告别了时光忆栈,告别了丽江,我们坐上大巴,驶向香格里拉。
香格里拉,梦开始的地方,消失的地平线。
路上我靠着二郎的肩睡了很久,TT和Terry还在吃,二毛一个人孤零零的坐着。小辛则鸡血未过,一直盯着膨化食品,看它们涨袋,等着爆炸。
睡醒之后,头不疼了眼不花了,高反什么的都没有了。
路上峡谷溪流、雪山、农田




下了大巴,我们预订的青年旅舍来车接我们。有一对小姑娘跑过来和我们一起坐车,姑娘长得挺漂亮的,她上了车就和同伴说:哎,看见他们我觉得好有安全感啊~~
二郎问:“这是夸我们还是在骂我们呢?”-_- !
我们到了住的客栈—位于香格里拉纳帕海入口的东山顶上青年旅舍。


那小姑娘住的是星空房,据说就是床位,据说白天的室内温度高到60摄氏度,充电器都晒爆了。我们住的是大床房、小辛她们住的是木板结构的房间,窗外就是草海和牛马。
没有了高反的QQ,文艺范回归~




吃了客栈的西红柿鸡蛋面,看了看书架上的书,盗墓笔记全套、臧海花、沙海、消失的地平线,挺全面地。有台球桌、有吧台、明信片、脚踏车租赁,还有藏族姑娘的服务员,以及狗狗。青年旅舍的味道还挺正宗的。




这个时候,我发现头皮很痛,一定是玉龙雪山上晒的。手背已经发黑了,最搞笑的是我斜刘海有个豁,那个豁的皮肤是黑色的,被刘海挡住的地方是白色的。。。
旅舍有一次免费接送,其余是收费的,不过价格不贵,人均3-5元/次。
下午师傅把我们送到有小布达拉宫之称的,噶丹松赞林寺,那个一起搭车的小姑娘,姑且叫她沫沫吧,她主动要求被捡和我们同行。








香格里拉属于藏族自治州,所以有很多的藏民,也许是一直受藏传佛教的感染��也许是我们在丽江被宰了太多,与丽江的星星点点纳西族人比起,我们觉得藏民真是淳朴厚道多的多了。
我们的讲解员就是藏民,他很虔诚的提醒我们在参观时的注意事项,甚至在进殿的时候他没有像其他讲解员一样使用扩音器,因为要敬重佛。




殿内禁止拍照,有很多酥油灯,那种神圣的感觉,难以用文字形容。
站在殿外,可以听到叮叮当当铃铛被风吹动的声音,会让人心静下来。
从寺上方可以看到一个湖,湖中央有岛,岛上有玛尼堆,远处还有白塔。讲解员说,这是圣湖,远处有天葬台。会有虔诚的人们围湖转经,建议我们有时间也可以去一下。


在松赞林寺,有卖纪念品的。我们询问一串佛珠是什么材质的,一个喇嘛说,是牦牛骨。然后跟着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牦牛骨。。。
瞬间,我们对香格里拉的好感度又增加了。


我对出现在寺院的动物很有好感,相信它们是一直聆听喇嘛诵经,肯定很有灵性。刚想好好拍拍,可是二毛插了进来抢镜。


你看看猫咪对他那厌恶的眼神。


我们进寺较晚,所以参观结束后,最后一班到景区门口的大巴已经被我们目送走了。
云南天黑的晚,七点半太阳还很晃眼,我们决定围湖转经。沫沫也加入了我们。




围湖转经的人很多,不乏藏民和僧侣。












拉姆央措湖里的鸭子,我们拿零食喂它们,它们一路跟着我们走~~








QQ没有高反,活力四射啊!




太阳要落山了






二毛的作品


王老师一上,围栏直晃。。。




山坡上藏汉双语的“松赞林寺”














月亮升起来了






如何离开松赞林寺是个问题,寺门离景区门口还有几公里,这时候神奇的藏民又出现了。
我们八个人,加上车里原来有的司机、乘客,一共14个人挤在了一辆小面包车里,我们牛哄哄的就到了香格里拉独克宗古城。藏民还很nice的,告诉了我们,我们很想去的“银同便民小吃”在哪里。


银同的生意真的很好,我们慕名前来,一定要吃牦牛火锅!男生排队等位,女生逛街。
我们这次来香格里拉时间不是很巧,花也谢了,赛马节又刚刚结束。不过有很多藏民在跳舞。不同于丽江古城只有纳西族人跳东巴舞,独克宗古城的藏舞大家都可以加入进来。
我们跳的手忙脚乱的,越发觉得真心佩服谢娜在百变大咖秀里藏舞跳得那么轻松。




累的不行,又饿的前胸贴后背的,男生们已经在呼唤我们吃饭了。我们杀回银同。
牦牛火锅、青稞饼、酥油茶、琵琶肉






一堆没节操的二货,在人家小姑娘沫沫面前一点也不收敛。后来加汤的时候,老板很大方的又加了块牦牛肉,二毛和QQ为了抢这块肉,差点出了一块牦牛肉引发的血案。。。
我们请沫沫见谅,QQ说,我们怕把节操弄丢了,都放在家里,没带出来!

都快吃挺了,留下Terry和二毛结账,其他人继续去逛,本想去看最大的转经筒,店员也很好心一直送到路口为我们指路,无奈我们这些路痴,还是没有找到。
不过找到了个漂亮的大白塔,没有三脚架,拍的糊也是种美。


我和二郎分别收获了属于我们自己的铃铛。





二郎的铃铛由师傅手工雕刻上了佛八瑞相中的金鱼与白螺。
QQ则让银器店的师傅打了一只银镯子,又手工雕了格桑花。
二毛则和沫沫各买了一对龙凤铃。
据二毛说一开始他和Terry在“银同”里结账,藏族阿妈拿了端午节自家吃的饼给他们吃。还特别担心他们先付了钱,我们这些AA制的人都跑路了,没人补给他们钱。。。
旅舍的师傅来接我们回去,大家心情都特别好,约好第二天早起看日出然后骑行纳帕海。

未完,待续
Loading